公司产品

九鼎文化

--------
振兴桥
-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父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  然

  又是一年的父亲节,如今身为人父,转身看看自己老去的父亲,万分不舍,内心异常沉重。

  都说父爱如山,父亲对我的爱,却并不是那样的浓烈,那样如山般的厚重。父亲是个地道的老实人,言语不多,不单单是对外人,对家人也是一样。

  父亲在家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,我年幼时,父亲做过短工,挑过水泥黄沙,后来随工程队,在全国各地飘泊了很多年。每年都是年初出门,年末回家。为了能够多挣些钱回家,父亲在外非常节省,每年工资基本都是原封不动地带回家。用钱总是能省则省,日常用品总是到不能不换了才换。

  父亲原本也相当于干部子弟,爷爷当年做村里的支书,外部关系都不错,也给父亲创造了很多机会,但是父亲性格孤僻,为人没有心地,根本无法适应官场的各种勾心斗角,故一直没有什么起色,后来也就作罢了。

  父亲年轻的时候,抽烟喝酒都会,不过这些后来都戒了。如今家人团聚的时候,也常听母亲回忆,父亲每次醉酒回家,总是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,每每回忆到这些事情,父亲总是在一旁带着一丝后悔和歉意的跟大家笑笑。若是父亲现在没有戒酒,我倒是挺想和父亲好好喝一杯。

  父亲虽读过几年书,也是一个高中毕业生,但是不善表达,从小到大,他也没有教导过我什么做人道理,也没有像其他人的父亲一样,给我做玩具,带我到处游玩。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累着、饿着,不被他人欺负。或许他只是单纯地希望我和姐姐能够快乐地长大就够了。

  在外的时候,父亲偶尔会打个电话回家,也总是那么寒暄的几句话:“家里还好吗?”“孩子们还好吗?”父亲跟我的沟通也不是很多,即使有沟通,也都是像同志之间的关系一样,但是又没有那么严肃。我小的时候,他会说:“好好学习。在家听你妈的话。”我外出上学后,说的最多的也就是:“好好学习,照顾好自己,多回去看看你妈。”工作之后,每次都是我联系他,他接到电话,总是高兴中又夹杂着淡定,偶尔能够跟我说说工作上的事情,我也很乐意听。反倒有时我会像父亲教育孩子一样的,告诉他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,他也会虚心地接受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时光的流逝就是这样,我们长大成年,成家立业;父母都老了,有时候变得像孩子一样,需要我们经常打电话跟他们“唠叨”。父亲不爱“唠叨”,他的爱在他的心灵深处,父子连心,我能感觉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