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产品

九鼎文化

--------
振兴桥
-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屋那些濒临消失的记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  然

  老屋拆除的前一天晚上,我和妈妈去进行收尾工作,结束后,本想留下几张照片做纪念,但是天很黑,只能作罢,这算是我和老屋的永别。在以后的时光里,留下的只能是渐渐淡忘的记忆和部分不起眼的老照片。
    
  姐姐算是跟老屋一起长大。盖房子那年,她正好五岁,依稀记得当时的一些情景。

  那时候,人们生活水平不高,好多人家还都是土墙。房子建完后,好多人来参观,我想当年的老屋一定非常风光。老屋的墙面是青砖砌成的实墙,屋顶也是青色,在现在基本很难见着了。最初从窗台往上刷的是白漆,下面是绿漆,远远望去很漂亮。内部的结构是所有房间相通的那种,听长辈们说叫“锁壳儿”,当时应该很流行的。

  我家最初是种植平菇的。后来,养鸡的收益更好些,家里养起了鸡。老妈在家靠养鸡维持日常的家用和开销,供我们上学。我们一天天长大,她却在一天天变老,头发白了,面容憔悴了,这想起来不免让人觉得有一丝心酸和一丝无奈……
      
  说到老屋里的人,不得不说起奶奶。小时候很多时间都是跟她在一起。那时候,我和姐姐争吵,被奶奶抓在家里罚“跪”。后来大些了,调皮的时候,奶奶装作要抓我,我撒腿就跑,她跑不过我,只是在后面微笑着。看着我一天天长大,她心里高兴着呢!不过奶奶这一生却是不幸的。到了晚年,患上了老年痴呆,记不起事,有时候连我都分不清,生活无法自理。奶奶走的时候,我正在回家的路上,下了公共汽车,我一路往家跑。到家的时候,她静静地躺在堂屋里,面容很安详,她终于解脱了,在天堂的某个地方,相信她一定会很幸福。奶奶的微笑永远刻在我的脑海里,我经常想起她……
    
   爷爷过世的比较早。外面人提到他,个个叫好。但是他对家人,却总是没一个满意的,整天在家板着脸,我和姐姐都有点怕他,吃饭的时候,我们都不说话。那年,姐姐中午吃饭的时候和他顶嘴,结果上演了一出爷爷追着孙女打的经典场面。等姐姐到外地上学后,爷爷对姐姐的脾气改变了很多,也经常会笑笑,家里气氛也活跃了很多。爷爷后来中风了,在家折腾了半个月,还是没熬过去。爷爷走后,我看到他的照片,突然想到这样的一个人就从我身边离开了,那种感觉很奇怪,复杂带着伤感。现在回想起爷爷,并不像当年一样带着一些恐惧和怨恨。或许爷爷并不是我想的那样,只是当时我还太小,没有来得及读懂他这本书吧。
    
   在老屋里,留给我最温馨的画面就是年底做馒头的时候。一家人,各有分工,有条不紊。老爸提前做好准备,劈柴火,和面。我和姐姐跟在大人们后面,接接拿拿,当然主要是等着吃馒头。等到第一笼馒头出炉的时候,一屋子的热气腾腾,一家人一起吃着馒头,感觉十分痛快和幸福。
    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爸常年在外,姐姐嫁人了,我又在如皋工作。家里经常就只有老妈一人,陪伴她的只有这座空空的老屋。家里的各种琐事,种种不愉快,一切不顺心的事情,都装在这老屋里。就让老屋,带着所有的不愉快随风而去吧。
    
  新房子,妈妈忙活了大半年,都已经安置好了,新的生活从此开始了。老屋虽然被拆除了,但无法从我们的心里抹除,它依然静静的立在心灵的某个角落,直到永远。